当前位置: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商事 > 内容详情

原告李某某与被告屈某某、第三人罗某“继承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6-11-22  人气指数:258

四川省通江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通民初字第2121号

原告李某某,男。

委托代理人张永生,四川竞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屈某某,女。

委托代理人赵某某,男。

第三人罗某,女。

委托代理人杨怀柏,通江县铁溪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李某某被告屈某某、第三人罗某“继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永生、被告屈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赵某某、第三人罗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杨怀柏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某某诉称:李某甲、屈某甲系夫妻关系;原告系李某甲之养孙;被告系李某甲之养女。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及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系李某甲、屈某甲夫妻共有财产。2006年3月26日屈某甲去世后,李某甲、原告、被告未对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及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进行遗产分割。2008年4月17日李某甲与第三人罗某签署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买卖协议,第三人截止2011年11月2日向李某甲付购房款9.5万元,第三人占用门市至今,并收取相应房租。经诉讼已确认李某甲与第三人《门市买卖协议》无效。2011年3月9日被告放弃对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的继承权。2011年8月4日李某甲在四川衡义律师事务所立遗嘱:自愿将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李某甲享有份额)及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送给李某某(原告)。2012年10月10日李某甲去世,被告实际占有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至今。经原告多次找被告、第三人协商处理(含诉讼)房屋及门市的交付,但被告、第三人拒不履行。诉讼请求:1.确认2011年8月4日李某甲所立遗嘱有效;2.确认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原告有六分之五的所有权,被告有六分之一的所有权;确认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诺江中路平面层自西向东第一个门市,房产证号:1-16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以下同)原告具有全部的所有权。3.判令被告及时将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住房交予原告,原告以市场价对该房有六分之一所有权的被告进行补偿;4.判令第三人及时向原告交付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原告退还第三人购买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门市房款9.5万元;第三人返还所收该门市租金12万元。

被告屈某某辩称:李某甲所立遗嘱无效,因为:第一,遗嘱是把财产送给李某某,是遗赠不是继承;第二,已经超过2年,已过诉讼时效;第三,财产是家庭共有,在家庭成员不知情的情况下李某甲就处置了。

第三人罗某述称:1.罗某在本案不应列为第三人,原告的第四项诉请是直接针对第三人罗某的“返还物权”请求,应为独立之诉。2.原告的第一项诉请与第二项诉请矛盾,第一项诉请为确认李某甲所立遗嘱有效,即原告确认财产的分割份额为李某甲75%,屈某某为25%,第二项,李某某又要求分割的份额为六分之五,屈某某为六分之一。从第一项诉请来看,李某某没有参与分配,从第二项诉请来看,李某某认为应参与分配,与遗嘱内容也相互矛盾。3.李某甲所立遗嘱的性质为遗赠,原告是肯定的没有异议。4.根据《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原告李某某在知道该份遗嘱后近两年才向被告主张权利,要求接受遗赠其行为显然超过了法定期限,其主张不应受到保护。5.李某甲所立遗嘱属于无效民事行为,因为:从李某甲所立遗嘱时的年龄来看,无法确定其精神状态;遗嘱内容本身也前后矛盾;李某甲无权独立处分属于罗某甲、屈某某、屈某甲(已故)家庭共同共有的财产。6.罗某甲、屈某某、李某甲、屈某甲共同将房屋进行过重建以及扩建,罗某甲作为家庭成员对该诉争房屋及门市享有权利,述争之房屋及门市应属于罗某甲、屈某某、李某甲、屈某甲共同共有,本案漏列了诉讼主体,罗某甲应参与诉讼。7.本案为“继承纠纷”,原告又向第三人罗某主张返还门市,为“物权纠纷”,两种案由如一并解决,案由错误。8.在2011年3月9日以及2011年3月17日,李某甲与屈某某先后经过公证,已对遗产进行了分割,同时也证明了李某某不属于法定继承人的范围。综上,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某系李某乙之子李某丙之次子,李某乙、李某丙、李某甲系同胞三兄妹。1949年李某甲与屈某甲结婚,婚后二人一直未生育子女,于1958年收养罗某之母屈某某,1970年又收养原告李某某为养孙。原告李某某与罗某之母屈某某均同李某甲、屈某甲夫妇共同生活,由李某甲、屈某甲夫妇抚养长大。屈某某与罗某甲结婚后仍随李某甲、屈某甲夫妇共同生活。1977年5月30日,罗某甲、屈某某生育长女罗某,后生育次女屈某乙。1986年原告李某某回到通江县瓦室镇九龙村二社生父母家中结婚后居住。2000年10月27日,通江县房屋拆迁公司与李某甲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约定通江县房屋拆迁公司将李某甲、屈某甲夫妇在原通江县诺江中路171号共有住房,总面积有302.5平方米(其中门市面积87.5平方米、住房面积215平方米)以产权调换形式实施拆迁,将其开发修建的“壁州家园”两套住房(每套面积约为110平方米,共计215平方米)和“壁州家园”底楼门市三个(自西向东第1、2、3个门市,总面积约82.92平方米)作为还房补偿,另通江县房屋拆迁公司支付过渡周转、安置补偿等费用共计20044元。随后,李某甲、屈某甲夫妇将通江县房屋拆迁公司依约交付的“壁州家园”两套住房和“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2、3个门市作出如下处分:1、将“壁州家园”房赠与给罗某,之后,罗某已将该套房屋出售;2、“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的第2个门市分给屈某某(罗某之母);3、2005年11月29日,李某甲与姚翠英签订《门市转让协议书》,将“壁州家园”底楼沿街自西向东第3个门市(面积约为33.9平方米),以6800/平方米的价格(总价约为23万元)转让给了姚翠英;4、“壁州家园”住房一套与“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由李某甲、屈某甲居住使用。2006年3月26日屈某甲去世。同年11月20日,通江县公证处对李某甲与姚翠英所签订的《门市转让协议书》出具(2006)通证字第541号公证书。2011年3月9日,屈某某书面作出放弃继承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房屋所有权人李某甲,房号1-16,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分摊面积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屈某甲所享有的份额的声明书,并自愿申请四川省通江县公证处对放弃继承权的声明书予以公证,公证书字号为(2011)川通证字第176号。2011年3月21日,通江县房地产管理局在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178号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房屋所有权人李某甲,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分摊面积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的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所有权证书的“附记”栏内注:该房于2011年3月17日继承归李某甲个人所有,此证注销。2011年3月21日,李某甲因继承对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向通江县房地产管理局申请重新办理所有权证书,同日,通江县房地产管理局就该房重新核发了通房权证通江字第201103170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书(房屋所有权人:李某甲,房屋座落: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结构混合,房屋总层数10,所在层1,建筑面积18.67平方米,分摊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故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178号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房屋所有权人李某甲,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分摊面积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与房屋所有权证书为通房权证通江字第201103170XXXX号的房屋(房屋所有权人:李某甲,房屋座落: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结构混合,房屋总层数10,所在层1,建筑面积18.67平方米,分摊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是同一房屋。2011年3月,原告李某某之女李某以该门市作抵押在通江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20万元。

2011年8月4日李某甲在四川衡义律师事务所由何波之、冯小林二律师在场见证,由苟永兴律师代书遗嘱(该遗嘱注明了年、月、日,并有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立遗嘱人签名及捺印),将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178号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9317号,房号1-16,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和“壁州家园”D幢4楼2号住房属于李某甲的份额留给原告李某某。2012年10月10日,李某甲去世。2013年12月19日,原告李某某以多次找罗某之母屈某某协商房屋及门市的交付,但屈某某拒不履行为由,以“遗嘱继承纠纷”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2011年8月4日李某甲所立遗嘱有效,判令被告及时向原告交付住房及门市。诉讼中,本院依据罗某的申请通知了罗某为第三人参加诉讼。2014年4月29日,本院开庭审理,庭审中,罗某举出了2008年4月17日自己与李某甲签订的《门市买卖协议》及李某甲在2011年11月2日签字捺印的《收条》,述称:李某某出示的“遗嘱”中所涉及遗产标的物,李某甲在2008年4月17日就将该门市以总价11.5万元出售给自己,并约定自己先支付李某甲8万元,余款每年支付5000元,李某甲在2011年11月2日的《收条》中注明已收我购门市款项9.5万元,现在还有2万元未付,但该门市买卖事实成立。2014年5月5日,本院根据原告李某某的申请,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2008年4月17日的《门市买卖协议》及2011年11月2日《收条》上的李某甲签名、捺印是否是李某甲自己书写和捺印、李某甲签名时间与书写纸张存在时间及协议和条据形成时间是否一致进行司法鉴定。2014年7月23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为:2008年4月17日的《门市买卖协议》与2011年11月2日《收条》上的李某甲签名、捺印是李某甲自己书写和捺印;不能确定李某甲签名时间与书写纸张存在时间及协议和条据形成时间。2014年9月5日,原告李某某申请撤回对屈某某“遗嘱继承纠纷”的起诉。同月17日,李某某再次以罗某为被告,请求人民法院确认2008年4月17日李某甲与罗某所签订的《门市买卖协议》无效,并判令罗某及时交付该门市。2015年3月18日,本院作出(2014)通民初字第221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2008年4月17日李某甲与罗某所签订的《门市买卖协议》无效。罗某不服本院判决,上诉至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6日作出的(2015)巴中民终字第265号民事判决书现已发生法律效力,该民事判决书已认定:李某某与李某甲、屈某甲夫妇之间的收养关系成立;李某甲与罗某2008年4月17日签订的《门市买卖协议》无效。同时查明:通江县诺江镇“壁州家园”住房尚未办理所有权登记。

本院认为:公民可以依法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也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之规定,且本案见证人均符合遗嘱见证人的法定条件,故认定2011年8月4日李某甲在四川衡义律师事务所由何波之、冯小林二律师在场见证,由苟永兴律师代书的遗嘱合法有效。被告屈某某及第三人罗某辩称关于李某甲所立遗嘱无效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因通江县房屋拆迁公司将李某甲、屈某甲夫妇在原通江县诺江中路171号共有住房(总面积有302.5平方米)拆迁,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系作为还房补偿给李某甲、屈某甲夫妻二人,在此期间李某甲、屈某甲系合法的夫妻关系,虽所有权证书的房屋所有权人书写的是李某甲,但结合全案证据,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认定为李某甲、屈某甲夫妻的共同财产。因李某某与李某甲、屈某甲夫妇之间的收养关系成立,故李某甲所立遗嘱的性质并非遗赠,原告李某某对屈某甲、李某甲的遗产享有继承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九条“收养人收养他人为孙子女,确已形成养祖父母与养孙子女的关系的,应予承认。解决收养纠纷或有关权益纠纷时,可依照婚姻法关于养父母与养子女的有关规定,合情合理地处理。”之规定,又因2011年3月9日被告屈某某书面作出放弃继承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即“壁州家园”底楼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产权证号:通房权证诺江镇字第0XXXX号,建筑面积为18.6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屈某甲所享有的份额的声明书,故屈某甲去世后其第一顺序继承人为李某甲与原告李某某被告屈某某的继承权利因其放弃继承而丧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及第十三条第一款“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之规定,李某甲对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178号门市享有75%的产权份额,原告李某某对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门市享有25%的产权份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之规定,李某甲去世后其遗产应当按照遗嘱继承办理。因2011年8月4日,李某甲在四川衡义律师事务所由何波之、冯小林二律师在场见证,由苟永兴律师代书的遗嘱中明确表示“位于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底楼(诺江中路平面层)(自西向东第1个门市)门市房屋一间,留给侄孙李某某所有”,故原告李某某对所有权证号为通房权证通江字第201103170XXXX号的房屋(房屋座落: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结构混合,房屋总层数10,所在层1,建筑面积18.67平方米,分摊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享有全部的所有权。关于通江县诺江镇“壁州家园”住房,因未办理所有权登记,其房屋所有权人不明了,本案不作处理。民事诉讼中的第三人,是指参加到他人正在进行的诉讼中,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且与案件的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的人,所以罗某在本案中列为第三人并无不当。第三人罗某称“诉争之房屋及门市应属于罗某甲、屈某某、李某甲、屈某甲共同共有,本案漏列了诉讼主体,罗某甲应参与诉讼”的述称理由,因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第三项与第四项诉讼请求,并非继承法律关系,本院不予支持。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继承人李某甲、屈某甲的遗产即所有权证号为通房权证通江字第201103170XXXX号的房屋(房屋座落:通江县诺江镇诺江中路壁州家园,结构混合,房屋总层数10,所在层1,建筑面积18.67平方米,分摊0.47平方米,设计用途:营业用房)由原告李某某继承

二、驳回原告李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950元,由原告李某某承担4975元,被告屈某某承担49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杨  波

             人民陪审员   王贤光

             人民陪审员   苟小忆

 

             二0一六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谢小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