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 内容详情

通江法院调研分析法官惩戒事由存在的缺陷并提出对策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6-10-11  人气指数:104

目前,我国的法官惩戒事由侧重于对法官司法行为的约束,对于法官个人道德修养,未纳入法官惩戒事由。在实践中,我国法官的惩戒事由主要有错案责任追究制度、绩效考核未达标、不当行为等几类。虽然这些制度在实践中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但是随着我国法制水平的提高,其缺陷日益突显,体现在:一是“结果主义”有悖于司法规律。国外法律对法官惩戒制度,普遍采用"行为主义”模式对法官行为进行考评。我国的法官惩戒则存在着"结果主义”倾向,法官惩戒大多趋于行政化的管理,而且大多均是以各种既定指标为标准,以“结果化”的考核模式作为惩戒的基础。这种以“结果主义”为中心的惩戒模式不仅有违法官惩戒制度设置的初衷,同时也违背了司法客观规律。二是司法外不当行为范围过窄,实践中缺少可操作性。我国的法官惩戒制度, 根据《法官法》的规定,法官的不当行为分为司法内与司法外。司法内的不当行为,有着较为明确的规定,司法外的不当行为,因为缺少理论及其他相关立法的支撑,其规定显得模糊,且范围太过狭窄。法官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它不仅需要严格遵守相关程序,对于法官在审判之外的个人道德上修养、私下的言行举止也应当进行严格的要求,从而提高法官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进而不断提高司法裁决的权威性。三是法官惩戒未设定禁区,使得法官在裁判过程中心存顾虑。英美国家在法官惩戒问题上设定了禁区, 即法官对于事实认定与法律理解的差异不会受到追究,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即使没有进行任何不当行为,他们根据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和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而作出判决,可能因为被改判和发回重审而被追究责任。

为解决法官惩戒事由上存在的缺陷,应当吸取我国传统文化精髓,与现代法学思想相结合,重构法官惩戒事由。一是遵循司法规律,取缔“结果中心主义”。 随着我国整体法治水平的提高,法学理论水平的不断深入,“结果中心主义”的不科学性已经逐渐被认知,今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已出台一系列文件,要求各级法院取消各种以排名形式的考核方式,这正是我国司法回归其本身就有之规律的体现。二是设立惩戒禁区,解除法官的后顾之忧。2015年9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规定一些情形,不得作为错案进行责任追究。对于案件事实的认定以及对法律的理解适用存在差异等情形,法官有豁免惩戒的权利。三是纳入传统文化,丰富惩戒事由。在建立法治社会的今天,对法官的行为标准,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与传统儒家文化的本质相吻合。将“仁义礼智信”传统文化的“五常”,作为新时代法官应具备的“五德”,将其纳入法官惩戒事由,与现代法律体系中对于法官司法行为的约束相结合,构建我国特有本土特色的法官惩戒制度,让法官从内心深处开始自我约束,更能以最佳效果树立公平正义的司法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