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院概况 > 先进法官 > 内容详情

平凡之中见孝道

文章来源:通江县人民法院  添加时间:2011-12-16  人气指数:2914


在通江县人民法院有着这样一位干警:他既是单位的好干警,又是家中妻儿的好丈夫、好父亲,更是孝顺母亲的好儿子,他十余年如一日悉心照料双目失明的母亲,虽然谈不上感天动地,却早已传为佳话。2008年2月,他被通江县委、县政府表彰为第二届“十大孝星”,他的家庭被单位评选为“五好文明家庭”。他,就是该院司法警察大队副大队长谢波同志。

病魔肆虐难阻赤子情

谢波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在他读初中时,父母因性格不合离异。那时由于经济条件差,父亲没有职业,紧靠一点小生意维持生活,是一直在乡镇工作的母亲用其微薄的工资将谢波姊妹三人抚养成人。1989年,谢波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1993年谢波从部队退伍安排到县人民法院工作。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母亲,他在自己居住条件稍稍改善后,就立即将年逾六旬的母亲和尚在读书的妹妹接到自己家中,和自己一同生活。2000年对谢波一家来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他的妻子年初刚刚下岗,只好在家照顾2岁的儿子、退休在家的公婆和跟随他们一起生活的妹妹。当年4月的一天深夜,谢波的母亲忽然感到头痛欲裂,他马上把母亲送到县人民医院急诊科,经检查诊断为急性青光眼,医院告知须立即手术,并要预交3000元住院费,否则后果十分严重。因一家5口人,仅靠他和母亲每月不足800元的工资,生活本已十分拮据,哪里还有余钱呢,已经出嫁的姐姐家中也不宽裕。但给母亲治病是头等大事,他连夜敲遍了亲朋好友的门,四处求助,终于筹借了所需费用,把母亲送入了手术室。经全力抢救,母亲的生命虽保住了,但她的视力已严重退减。可为了给母亲治好眼睛,他节省家庭其他开支,多方打听治疗方案,只要听说哪有治病的新药,他都要买回来用在母亲的身上,使母亲的病情得以缓解。

天有不测风云,2002年4月的一天,母亲因视力不好,出门时不慎从二楼摔至一楼,谢波接到邻居电话后,立即与同事交接好工作,赶回家中背着母亲送往县中医院,诊断为左大腿骨折。在医院住院治疗的3个月期间,他一心挂两头,白天既上班办案,又为母亲端药送饭,晚上则坚持每天半个小时在病床前替母亲按摩萎缩的伤腿。在他及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母亲终于伤愈出院了。可是这次治病又花去他1万余元,此时恰逢姐姐病休在家,刚毕业的妹妹也未找到工作,加之妻子待岗、小孩上学,让本就并不宽裕的家庭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可病魔并未怜惜这个已经历了多次磨难的家庭。2004年,在家休养的母亲又逐渐感到眼睛疼痛不已。当时已经充实到司法警察大队工作的他因时常下乡、出差或执行任务,母亲为让心爱的儿子工作不分心,不想再添新的负担,始终隐瞒着病情。2005年9月的一天,正在外县执行任务的谢波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母亲病重,要他马上回家,但当时任务重,人手少,他脱不开身。等到第三天他匆忙赶回家时,母亲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到母亲被病痛折磨的情形,他深深地感到愧疚和自责。经过检查,母亲的眼睛为青光眼伴白内障,须马上做手术。为了治好母亲眼睛,哪怕仅能减轻一分痛苦,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筹集资金,请求医生用最昂贵的药、最佳的治疗方案,尽量治好母亲的眼睛。通过数月的住院治疗,母亲病痛减轻了,但终因延误治疗,母亲的双眼在那之后却再也见不到光明。前后几次为母亲治病,谢波已欠下近2万元的债务,但他却并无半点怨言。

与此同时,他在永安老家居住的年迈父亲打来电话,也住进了医院。他急忙赶到永安,得知父亲是前列腺炎,医生说,因年龄大了,不能做手术,只能保守治疗。白天他上班,下班后就赶到区医院看望父亲。经过治疗,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他又将父亲接到家中休养,精心照顾,由于病情特殊,父亲经常不自主地将小便撒在衣裤里和床铺上,那一段时间内,家里的洗衣机几乎没有停止过转动。父亲很过意不去,执意要回老家,被谢波坚决阻止。为了减少因病给父亲带来的痛苦和精神上的负担,他和妻子细心照料,还为他买回尿不湿,直到康复为止。

疾病就像一个严格的考官不停地考验着谢波原本伤痛的心。因患精神分裂症病休在家的姐姐先后在2006年和2008年两次自行从三楼的家中摔到一楼,都是谢波和姐夫、妹妹把姐姐送到县医院、重庆重钢总医院等地治疗、轮流护理,为避免家里老人担心,自小就姐弟情深的他隐瞒着这一切前去照顾,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和姐姐谈心交流,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姐姐的精神日趋正常,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之火。

倾情呵护尽显孝子心

谢波同志十年如一日地照顾双目失明的母亲,街坊邻居、单位领导同事都称赞他是个孝子,但在他的内心深处,总认为所做的一切其实微不足道,远远无法回报母亲为子女的付出。母亲双目失明,又时常受伤腿的折磨,他心里十分着急,四处求医问药,心中始终抱定一个信念:一定要让母亲好好地安度晚年。若是你走进他简朴、整洁的家,不经意间就会看到他正蹲着身子给母亲用热水洗脚,母亲则坐在藤椅上默默体味着这份赤子之心。邻居经常会听到他这样的解释:“妈怕冷,一到阴雨天她的伤腿常痛,每隔几个小时,都用热水给她泡一泡”。他本人节衣缩食,几年都未添置一件新衣,而在母亲的床头,却一年四季放置着蜂蜜、阿胶补血膏等滋补品,母亲爱喝甜的果汁,他就用热水把果汁温热了,然后一勺勺的喂给母亲喝,每天都要坚持喂上一两次。母亲还喜欢吃核桃和瓜子,他就在下乡间隙买回给母亲吃。他口中常念叨着一句:“医生说了,妈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体质较差”。冬天阳光好的时候,妻子经常搬一个小板凳让母亲坐在楼下的小院子里晒晒太阳。如今,谢波的妻子自己开了一个副食小门市,常常不能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为排解母亲的寂寞,他一下班或抽空就把母亲领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晒太阳、聊天,周末陪母亲到公园散步、锻炼。为减轻母亲平日的寂寞,他还特意在母亲床边放置了一台小收音机,让她听听音乐和广播。有一次,母亲病卧不起的十多天里,他一直都没有睡上一晚的好觉。每天晚上母亲睡觉前,他都会在母亲的被子里放上二个灌满热水的玻璃瓶,他害怕玻璃瓶保温时间不够长,又买来一个铜制的保温壶放在被子里。晚上,他每隔一小时都会到母亲的房间去查看一次,问寒问暖,更换、清洗被单,早上6点多,就起床给母亲熬稀饭,做早餐,然后再去上班。平时亲朋好友请客在街上吃饭,他都先给母亲做好饭菜后而最后一个到场,匆匆吃完后,又总会挑选一些母亲喜欢吃的东西带回。在他和妻子的悉心照顾下,如今母亲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但身体健康,心情开朗,笑口常开。

曾有人对他说:“你太累了,请个保姆又花不了几个钱,还省事”。他听后总是笑着回答:“不是钱不钱的事,更不是省不省事的问题,那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母亲把我养大,我做这些事,尽这点孝道是应该的。再说,我熟悉母亲的很多生活细节、习惯,如果换个人来照顾,我反而不放心”。按理说,他们姊妹三人都应当敬奉老人,由于她们家境也不宽裕,他独自担起了这份义务,无怨无悔,心安理得。多年来,他把自己对母亲的拳拳之心深埋心底,体现在行动上,无论有多艰难,他都锲而不舍地践行着自己的信念——让父母安享晚年。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对大家的赞誉,他谦虚地说:“常言道:‘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其实我的事迹很平凡,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所作《游子吟》中的诗句,被谢波同志用他的实际行动作了最真切的诠释。